做最好心水资料网站
网址:http://www.puzzr.com
网站:春秋彩票

中国职业拳击打出一片天(组图)

中国职业拳击打出一片天(组图)

  前天,WSB2015世界拳击联赛中国区第三站在海南三亚落下帷幕。而一个星期之前,APB国际拳联职业拳击赛也刚刚在广东佛山结束,被喻为“邹市明接班人”的20岁小将吕斌捧起拳王金腰带。

  仿佛就在一夜之间,在国内举办的职业拳击比赛忽如雨后春笋般蓬勃而出,密集增长的速度实在罕见。从今年2月到4月,短短3个月间就有近10场比赛上演。

  各类比赛的兴盛、投资人的青睐、媒体的大幅聚焦,让职业拳击有望成为继足球、篮球之后,中国职业体育、商业市场的又一大热点。

  金腰带,拳王,对于这些名词,你将越来越熟悉。中国职业拳击市场的春天,正在到来。

  数字最有说服力。记者做了一份粗略统计,从2014年11月开始,国内较有影响的职业拳赛,基本就以平均每周一场的频率开打,这在过去十几年简直不可想象。而比赛的急速增加,主要归功于两大新兴赛事:APB和WSB。

  APB和WSB其实都是国际拳联(AIBA)在大力改革之后推出的赛事。为了让奥运拳击比赛更加吸引人,国际拳联在2010年创建了奥运体系下的团体职业系列赛事WSB,随后又在2013年6月1日通过了修改奥运拳击规则的议案—所有的奥运比赛分为AOB、WSB和APB三个档次。AOB赛事即以前的亚锦赛、世锦赛和奥运会,比赛采用赛会制,打传统的3回合;WSB赛事以团队对抗的方式进行,打5回合;APB则是个人形式的赛事,预选赛打6回合,最后的拳王赛打8回合。

  严格说起来,APB和WSB都并非纯正的职业拳击赛,因为参赛选手都是业余性质,主要目的是为了参加奥运会夺金。但比赛采用的却是职业拳击的规则,用商业运作的方式推广,这也正是国际拳联锐意改革的体现。而且,它们的最诱人之处在于,拿到拳王金腰带的选手将获得奥运会的入场券,因此也可以说是职业拳击与业余拳击的结合体。

  去年11月1日,APB国际拳联职业拳击赛在广东佛山的南海明珠体育馆开启了国内的首战比赛,到今年2月5日的第四站,第一个赛季已经落幕,20岁的广东小将吕斌四站全胜,夺取了49公斤级金腰带,拿到中国体育代表团首个进军里约奥运会的门票。凭借这4场职业赛,吕斌迅速提升了名气,与邹市明同一个体重级别的他,也被视作“邹市明第二”的人物。

  WSB的全称为世界职业拳击联赛,是奥运体系下国际拳联主推的一个团队性质的比赛。虽然WSB的战事从2010年就已经在世界上开展,但因为此前国家体育总局对于职业拳击开展的顾虑,所以此前代表中国参赛的选手都并非一线年是第一次派出国家队级别的队员参加。从1月23日首站开始,WSB在国内推广的力度令人瞩目,4月底之前一共要举办5站比赛。

  当然,最近最受期待的,自然还是3月7日在中国澳门举办的IBF世界拳王金腰带争霸赛,转战职业拳坛的邹市明将迎来他真正登顶世界拳王宝座的时刻。而4月底,盛力世家还有可能安排一场旗下签约拳手马一鸣的IBF世界拳王金腰带挑战赛,这两场比赛的档次都非常高。而据记者了解,盛力世家将全面推广“拳力巅峰”、“拳力争胜”两大系列赛事,今年的比赛总场次可能达到十几场。

  两年前,盛力世家力推邹市明参加职业拳赛时还显得势单力孤。而如今,零星之火已经开始“燎原”,各类职业拳赛的兴起,让中国职业拳击市场逐渐呈现“百家争鸣”的局面。

  职业拳击在中国出现已经有10多年的历史,包括为中国夺得第一个职业拳击世界冠军的“云南矿工”熊朝忠等许多非体制内优秀拳手纷纷涌现。但长期以来,职业拳击和奥运拳击是“非此即彼”的关系,拳手们只能二选一:若为奥运会而战,就无法登上职业拳台;若欲争夺金腰带,奥运会便可望而不可即。不过,随着APB、WSB的推出,国家体育总局拳击跆拳道运动管理中心放宽限制,国内优秀拳手也迎来了兼顾奥运参赛和争夺金腰带的机遇。

  由于WSB世界职业拳击联赛每星期举办一轮,密度很大且为主客场赛制,国际拳联规定每支队伍每个级别至少要有3名拳手参加,这与国际拳联以往举办的世锦赛每个国家每个级别只允许一名拳手参加的规定相比,给了优秀拳手更多的比赛机会。

  放在以前,原来几乎只有全国锦标赛或冠军赛的各级别冠军才有可能参加世锦赛、亚锦赛和亚运会,总共也不过十几人。全国锦标赛每个省市代表队每个级别大都也只有一个人有资格参加,按照目前全国20多个省市和行业体协代表队参加,总共不会超过300人。造成的结果是,全国至少有600多名省市队拳手没有比赛资格,在青年队也同样,大量的拳手资源被浪费,无端消耗在整天训练却无比赛可打,只能对着沙袋“撒气”,对着镜子“跳舞”,国家每年投入的训练经费不能发挥其应有作用。如今,一系列比赛的兴起,为中国优秀拳手,至少是全国各级别前3名拳手提供了参加国际比赛,与世界顶尖高手学习提高的平台。

  同时,不可忽视的是,这些赛事的出现对拳击后备力量的培养也非常有帮助。国际奥委会执委、国际拳联主席吴经国认为,比起其他四大拳击组织的传统职业赛,WSB、APB更注重商业与体育的结合,“其他组织是纯商业性的,直接从国际拳联挑现成的拳手,没有青少年这一块。我们则关注青少年的培养,让他们成长为WSB、APB的拳手。”

  除了比赛机会大大增加之外,大量职业拳赛的涌现对拳手收入的提高也起到了大大的推动作用。本赛季WSB参赛的中国龙队由北京天行九州俱乐部组队,总经理苑治宏透露,今年俱乐部给赛事运营和中国龙队参赛的投入共约3000万元人民币,创历年新高,“拳手的待遇比以前好多了,收入更有保障。”

  作为国内64公斤级的佼佼者,21岁的新疆小伙儿赛日克告诉记者,他以前在专业队,拿的是每月几千元的“死工资”,如今参加WSB,收入翻番。“每场比赛拳手的出场费是3500元人民币。如果赢了,还有1.3万元的奖金。”

  中国拳协副秘书长岳岩透露,国际拳联与APB拳手签约时设不同数额的签字费,“优秀的、有影响力的拳手,数额会大一些。出场费方面,虽不算多,但却是一笔稳定的收入,今后每年还会有增幅。”岳岩介绍,其实四大拳击组织体系下,高收入拳手比例很小,“绝大多数都还在为每回合100美元的酬金而拼杀,一旦出现伤病,生活来源将受影响。相对来说,APB拳手收入更有保障。”国际拳联APB经理人帕克也说,“我们能保证拳手有固定的场次、奖金,不论输赢都有钱。”

  既能有比赛,同时又能在整个赛季期间获得额外工资和奖金,无疑将极大地激发中国拳手训练的积极性。WSB中国队的主教练杨晓强对记者说:“各省市拳手和教练都觉得有盼头多了,希望这样的比赛能继续办下去。”

  由于WSB职业联赛具有的特殊意义,本赛季参赛队伍增加到16支,囊括了当今所有世界拳击强国,其水平之高毋庸置疑。特别是WSB具有完善的主客场常规赛和淘汰赛等联赛体系,从比赛的精彩程度、观赏性、电视转播、赛事宣传和商业推广角度讲,都非常有助于职业拳击的推广,吸引媒体和公众的眼球。

  投资国际拳联4000万美元成为国际拳联BMA全球唯一商业营销推广公司的厦门福信集团作为BMA大中华区唯一赛事运营商,与北京天行九州拳击有限公司联袂投巨资在中国推广WSB联赛,吸引了众多中国主流媒体进行完整的系列报道,中央电视台对中国龙队在海南三亚全部7个主场比赛进行直播和录播,这在北京奥运会中国拳击力夺2金1银1铜的鼎盛时期都无法做到。宣传力度之大,传播范围之广,在中国参加APB和WSB两个职业拳赛之前是难以想象的。它使更多的中国人和有实力的企业家了解并喜爱拳击,关注关心中国拳击,投资和赞助中国拳击,使更多年轻有天赋的中国拳手获得更多与世界强手交手的机会。

  拳手们对这项新型赛事也十分欢迎。被视作“邹市明接班人”的吕斌就告诉记者,APB较过往的比赛更加刺激,“灯光、音响、裁判、拳击宝贝以及现场观众的气氛,‘职业味’都很浓,给了我很大的动力。”他说,“看见那么多拳迷和观众为我们欢呼,真是令人兴奋,现在打起拳来也更有劲。”

  据记者了解,由BMA大中华区与北京天行九州拳击有限公司联袂,今后还将创办中国自己的职业拳击联赛,即NSB,意味着届时各省市代表队将有更多拳手参加,这将是推动中国职业拳击整体水平提高的一个重要举措,前景令人期待。

  众所周知,职业拳击和F1赛车、足球世界杯并称全球三大赛事。在国外,那些知名拳王的奖金和出场费,动辄上千万美元,这是一个有着巨大潜力的市场。在中国,中国职业拳击的美好时代正在来临!